“这如同在战场上,你的枪膛里只有一颗子弹,你需要一击而中,这就像我职业生涯里的又一场前途未卜的豪赌。”周鸿祎的自传《颠覆者》详细记录了他在360私有化过程中的心路历程。书中还透露,国家某监管部门的领导曾找到他,提到对互联网安全的担忧和期望,并希望360回归,构建网络安全核心技术能力,而这也是周鸿祎考虑私有化的起始点。

基本面领先指标主要有社融增速/信贷余额增速、PMI指数、基建投资增速、地产销售面积增速、汽车销量增速等5项指标,2005年、2008年、2012年、2014-2016年牛市启动或者大反弹行情启动时,均是3个及以上领先指标改善后市场底才出现,但是目前只有社融指标改善。外资类的长线价值型资金的提前配置有可能会使得市场底提前,关键还是看未来一段时间基本面领先指标能否企稳,如企稳,抢跑成功,否则市场仍可能折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