舟山一位家长说,“回想儿子读小学的时候,规定早上7点到校,自己每天早上5点45分起床,准备好早餐,6点20分把小家伙叫起来。这样坚持了小学六年,尽管孩子一天都没有迟到过,但我很纳闷,这么早到校究竟有什么意义?”

“港中大(深圳)的建设非常艰苦,刚开始时甚至没有地方吃午饭,衣服裤脚被泥土打湿后脏得都洗不干净,校区是在一个荒芜多年的工厂区。深圳市政府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,龙岗区政府为我们建了一个小食堂。”徐扬生回忆道。